第21章 不存在,咱们没失败

听书 - 宰执北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学子们是真的一夜不睡,就在研究所等着赵平安。

“看你们表情,两箱鸡蛋打了水漂对吧?”

清早赵平安来了,顺着把他们看了一圈,感觉士气很是诡异。

一个平时相对无厘头的学子凑近低声问:“昨晚吕知县竟是有些哽咽情绪?他几个意思,不会受了什刺激,脑子患疾了吧?”

赵平安想了想道:“他太想赢了,比我还想赢,对于当下形势,这几乎就是他的全部心血和寄托。他做官以来一直很怂,很混,估摸着他和我一样,从未这么急于做成一件事。”

周青笑道:“但看着先生一点不急,难道知县大人白着急了?一切在先生的掌控之中。”

赵平安一边拿过《日志》查看,漫不经心的道:“我不是不急,我比他优越的只在于:我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是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区别。”

“先生知道我们会失败、浪费这么多高价买来的受精蛋?”

学子们惊了。

赵平安道:“当然知道,这是必然的。”

“你……知道了还干,多好的鸡蛋啊,这是糟蹋啊!”周青跺脚。

赵平安微微一笑道:“各位不用怀疑,这就是打仗。损失一定会有。”

又把手里的日志扬起来:“你们很不错,已经掌握了统计的精髓,有这些记录,这两箱鸡蛋就没白费。至少买来了微调孵化箱结构的数据。同时,也有了孵化流程数据的锚定点:即翻蛋频次还要大幅提高。”

学子们神色古怪了起来。

这眼看算是损失相当惨重,那些“鸡”死的好惨呐,即使是没心没肺的吕世杰都疑似有些哽咽。

现在看来却有个更加昏庸的赵教授,这都明摆着惨败了,然而他却说“不存在,咱们没失败,我已经总结出了赢的方法”。

好水川战败后的大脑壳韩琦,不就被朝堂保守派们这么批的?

这说的好听是总结,说难听就是报喜不报忧,甚至指鹿为马也不为过。感情这赵先生比韩琦还能睁眼瞎说呢!

学子们纷纷神色古怪了起来。

赵平安把他们环视了一圈后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可千万别说出来,否则现在我没精力对你们解释,只会把你们介绍给吕世杰,让他和你们聊聊人生什么的,你们相信我,现在的他可不好惹。”

……

烧钱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有了昨晚数据,今个又叫来了工匠,把两孵化箱子砸烂,要重新制作。

大方向和逻辑没问题,此点赵平安很确认。

但限于前世专业,孵化箱和架构设计却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好在有了昨晚的失败数据后,赵平安知道要怎么去调整了。

把内部的“骨架”换成导热效率高的多的铜,然后加大铜骨的数量,做到热量分部更均匀,同时降低蛋的“容积率”。

“好像和之前区别也不是很大啊,唯独就是很奢侈的改了铜?”

那熟悉的工匠依照着赵平安的要求制图后,满是疑惑。

学子们也纷纷凑过来看了一下,七嘴八舌议论了起来:

“好像真不大耶?”

“你懂什么,区别大了还叫骗经费?”

“可恶可恨,我朝钱不足用,就是被如此这般的搞没了。”

赵平安懒得理会他们,掏出小本本开始记录所调整的细节参数,

学子们也机智,看到小本本后,竟是瞬间禁声了……

在现代时,赵平安偶尔也看落网穿越小说。

觉得很YY,特别爽,猪脚们搞各种发明和制造,奇货可居,一直搞一直爽。

但轮到赵平安这个自诩智商和知识面都超越大多数人的穿越者时,情况似乎没那么乐观。

只有实际操作时,才知道工艺的更新,理念的科普,流程的研发有多难。

像是你知道要成功了,但没成功前的黑暗恐怖期,要忍受着非议,诽谤,上司的不信任,投资方的撤资等等各种问题,几乎焦头烂额。

譬如跑到高铁的速度后,八成以上的能源是用于克服压力的(空气阻力)。

所以综合压力下,即使大方向对,却导致许多人会以失败收场。

比方说,明知全球几大主流股市几十年来永远涨,但凡下跌都是短中期调整,核心资产的总体上升幅度比房价夸张的多。

但大方向对就一定赢吗?并不是!

真实数据是长期交易股票的人,八成以上亏钱。

基于这个现象和理论,即使赵平安也显得有心事了,再次进入暖房后都不怎么说话。

这些研究生逗逼是有些逗逼的,不过做事的时候都埋头做事,不太含糊。

做事之余,他们不想招惹沉着脸的赵平安,于是开始自顾讨论了起来:

“这次那些广源蛮人真的把事闹大了。”

“什么意思,难道侬智高的贼军又壮大了?邕州守不住了?”

“邕州已经沦陷,侬智高当众处决了大量帅军抵抗的官员和将领。”

“还不止,侬智高释放了各处大牢的囚犯进行招纳,然后驱使着他们去攻打宋军。”

“这就坏了,那些丧心病狂的贼配军,一定程度杀自己的汉民会比蛮人还狠呢。”

“哎,已经闹了这些时候,朝廷就没有组织起一次像样的反击吗?”

“反击什么,我宋军的特点是怂,朝廷要是不指挥,偶尔还能遇到能战的,一但强行命他们上战场,又没有极其出色的帅臣督战的话,一轰而散是很快的。”

“我虽然不喜欢你这贬低咱们宋军的语气,不过说的也算基本客观,我大宋的精锐都在西北,而南方的军系,长久疏于管理和训练,久不经战阵,早就腐化了。我断言于此,这次侬智高叛乱没那么容易平息,会越闹越大,彻底暴露出我朝于西南的军政失败。”

“咦……”

正在查看日志的赵平安难免停下,看了一眼这最后发言的学子周青,这人平时可恶讨嫌。现在却也让人眼前一亮。

周青环视一圈后,抱拳问赵平安,“先生,学生说的还算对吗?”

赵平安微微点头,“还行,大抵就这么回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