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小鬼,别装了,我知道你看得到我

听书 -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霓虹,久田市,一家中学的大门口。

姜直树手提单肩包,飞奔上公车。

他所就读的学校为公立,周边交通不发达,所以同乘的学生中刚好有他的同班同学。

见到直树,同学勉强挥起手来问好。

“直树,今天没有去参加社团活动吗?”

姜直树笑了笑,“兼职时间就快到了,希望不要堵车。”

事实证明,不堵车是不存在的,公车上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侧面的车玻璃,映衬着姜直树阳光帅气的脸,鼻子眼睛,棱角分明,如同刻刀一刀刀雕上去的一般,且每一个笔画均是恰到好处。

“完了,要迟到了。”

姜直树叹息一声,正准备低头翻翻手机,忽听到“pia”的一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贴到了车窗外。

“考虑一下,要不今天还是请假回家吧,虽然有可能被玲子姐骂死。”

窗外,那团篮球大小的黑色“生物”不停蠕动,一根触角自动升起,尖端的位置张开肉眼,似是在审视车内的乘客。

而乘客们似乎看不见它,该抱怨的继续抱怨,该说笑的继续说笑。

姜直树呢......则是装作看不见,低头登录情报站,寻找新番的信息。

作为一名穿越者,少有老老实实按照原本的轨迹平凡生活的。

一年多以前,姜直树和其他前辈差不多,豪情壮志,恨不得马上称霸宇宙。

但是他发现,新世界并不太平。

恰恰相反,区区一座久田市,遭遇“诅咒”的情节便是经常发生!

根据原主爷爷留下来的书籍,姜直树得知这种不喜阳光,对人类的血肉灵魂充满渴望的怪物叫做诅咒。

说到原主,倒霉蛋一个,父母早逝,跟着爷爷长大,姜直树穿越的前夕,爷爷在医院里寿终,原主紧随其后觉醒不寻常的眼睛,随即被漫山遍野的诅咒吓得一命呜呼。

“如果不是他一命呜呼,我还没有可乘之机。”

重点不是这个,而是一般的诅咒通常不会主动攻击人类。

姜直树显然不在通常的范围内,于是他强制自己变得通常,假装自己是个普通人。

“没错,比起什么豪情壮志,我更喜欢平平安安的活着。”

正前方向,一名接近200斤的大叔汗流浃背,打算去开窗。

找死啊大叔,会被误会哒!

立马,姜直树抓住胖大叔的手腕,高声喊道:“司机,我刚看到他偷撩我旁边大婶的裙子!”

胖大叔被喊得一脸懵逼,旋即甩开直树的手,“小鬼,你在胡说什么,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撩人裙子了?而且你是傻子吗,这位大婶起码比我大十岁,我疯了撩她的裙子?”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

大婶果断怒了,边骂死变态边报警。

女人的年龄和容貌从来都是不可侵犯滴......

这时,直树再抬头,诅咒已经走了。

“呼,幸好我机智。”

公车内的吵闹愈发激烈,姜直树趁乱逃跑。

“大叔呀,你应该感谢我,我救了你的命。”

“不过看在你白挨了六个耳光的份上,我就不等你谢谢我了。”

......

高仓便利店。

姜直树飞奔而入。

“欢迎光!......直树!”

“你自己看看几点了、几点了,我说过今天我有一场重要的约会,你竟然还敢迟到?!”

高仓店俊男美女组合。

男的自然是姜直树,女的便是对面这位不停数落着的玲子小姐。

玲子比直树大三岁,正在读大学,一直幻想着拥有一名有钱的帅哥男友。

姜直树预计,三十岁之前她应该会死心。

她属于偶像剧看多了的女孩子,王子灰姑娘、霸道总裁,现实生活中类似情况出现的几率几乎为零。

更何况玲子的脸蛋虽然在不错的范畴,太为国家布料了。

人家有钱的帅哥,为啥不选熊大腰细的富家千金?

“直树,我刚看到你盯着我的胸部笑了,说,是不是故意破坏姐姐的约会,好让你自己有机会追求我?”玲子掐着小腰,信心满满地说。

闻言,姜直树苦笑道:“没错,玲子姐,我去换衣服了,您千万别着急走,等我下班,请您吃冰淇淋。”

说完这句话,直树便向更衣室走去。

身后的玲子,“切,一个冰淇淋就打算换姐姐我,做梦去吧。”

等姜直树换上蓝红款的店服再出来,便利店内已是空无一人。

他很想告诉玲子姐,虽然晚班是10点钟下班,请完冰淇淋之后,他并没有打算去酒店之类的地方。

“算了,只要她开心就好。”

......

风铃声。

“铃铃铃”~

一名客人进来买红豆面包。

“欢迎光临!”

“诚惠280円。”

收钱找零,姜直树的动作没有丝毫的生疏。

没有某信某宝的霓虹,出门必带零钱。

“铃铃铃”~

新客人到。

姜直树抬头下意识打招呼,话到半截改为疑惑,“诶↗?,我明明听到有人开门?”

的确有“人”进来,还是一名身穿紫黑JK校服的美少女学姐。

只不过这位学姐没有影子。

换句话说,祂不是人!

【我了个去,今天是我的霉运日对不对?】

【公车上一个,现在又来一个,成心想让我死?】

心里面各种骂,表面上姜直树重新低下头操作手机。

“哒,哒,哒”。

皮鞋与地砖接触所造成的脚步声。

祂在往货架的方向走。

姜直树随之懊恼:一会儿祂真拿一样东西来结账,我是逃呢还是逃呢,还是现在就逃呢?

“哒哒哒”,声音又特么近了。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姜直树强制自己保持摸鱼的姿势,哪怕吸进鼻子里的空气已然混杂了女人的香水味。

老爷子留下来的那本书上有说,诅咒的状态大体分为三种。

一种是像公车上遇到的普通型,另一种是发狂或极度“饥饿”危险型。

最后一种,极度危险,因为祂们叫做【都市传说】!

柜台上。

姜直树的视线被一条红色的小领带以及深紫色的衬衣所遮挡。

刚才没仔细看,这么壮观的吗?

紧接着,他的耳畔传来一个柔媚的声音,“小鬼,别装了,我知道你看得到我。”

“滴答”~

一滴鼻血掉落在衬衣之上。

姜直树的身体背叛了他!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