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细雨连绵

听书 - 皇朝帝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关于这些议论,聂嗣只是默默记在心里,目光望着已经消失在雨幕中的贾璠。

“少君。”

廊外,一名灰衣中年人躬身而侍,双手捧着雨伞。雨虽渐小,灰衣中年人却仍然淋了一身雨。

“为何不持伞遮雨?”聂嗣看着奢奴。

“少君未用,奴婢不敢。”

聂嗣眼眸轻动。

“奢奴,日后若是下雨,可多备一把伞,莫要淋雨伤了身子。”

“奴婢记住了。”

奢奴为聂嗣撑着伞,主仆走入雨幕中。

泥泞星星点点的在白色曲裾下摆绽放。

聂嗣自己并不是南乡郡丹水人,他只是来丹水书院求学。聂氏在丹水购置了一座宅院,用以给他歇息。

“驾!”

奢奴马鞭抽在马儿身上,马蹄溅起水珠,马车奔入丹水城。

纤细的手指掀开车帘一角,外面是飞逝而过的混乱街道。

连月的大雨,让丹水百姓民怨四起。由于丹水是雍州到东南荆州的必经之路,以往之时,这条路上有络绎不绝的商贾旅人,丹水的热闹也自有一番景象。

可惜连月大雨,道路难行,近来丹水快成了‘泽城’,自然是没有什么商贾旅人走丹水了。

聂氏购置的宅院位于城西北,三进院落。

绕过外宅影壁便是宅门,进入宅门是前院,穿过垂花门是中院。走过听房,入目即是正院四方游廊,正院左右两边是东西厢房。正房则正对着正院大门,其侧则是耳房。正房的后面还有一处园子,里面挖了一口池塘,养着甲鱼。

聂嗣走在游廊中,奢奴在其身后招呼吩咐一群奴婢事宜。

步入正房,聂嗣褪下身上湿衣,换上干衣,洗了把脸,跪坐下来,喝了口热水,靠在凭几上舒了口气。

他实在不喜这种阴雨天。

奢奴走过来,弓着身子,奉上帛书。

“少君,这是女君送来的。”

闻言,聂嗣看了一眼帛书,旋即伸手接过来观看。

帛书上面的内容是家信,写信之人是他的母亲。信中所说无非是关心他的求学情况,尤其再三叮嘱他不可无节制饮酒。

看完后,聂嗣让奢奴取来绢帛,提笔写了回信,旋即交由奴婢,让人送回去。

“奢奴,今日在书院之事你可看见了?”

“少君所言,可是丹水贾氏赘婿之事。”

“那人名叫贾璠,至于是不是赘婿我就不清楚了。”聂嗣道。

奢奴道:“那就没错了,那贾璠正是丹水贾氏赘婿。”

“细说。”

“唯。”

奢奴整理措辞,缓缓道来自己所知道的消息。

丹水贾氏乃是当地豪强大族,至当代主君,家中唯有一位嫡女,为继后嗣,便招赘了贾璠。

说起来贾璠先前的家世也是不俗,乃是丹水地方贵庭,只可惜那是之前了。

传闻贾璠之父得罪了义阳王,一朝祸至,家道败落,贾璠也成了贾氏的赘婿,连姓也改了。

若是如此,倒也罢了,还不至于贾璠那般崩溃。据奢奴从书院同席的家中奴婢口中得知,贾璠之妇,在丹水是出了名的荡浪。其私下里蓄养了多位男倡,不久前恰巧被贾璠撞破了‘好事’,一朝事发,人尽皆知。

现在,外面疯传,贾璠之子,乃是贾璠之妇与男倡所生。

说至此处,奢奴脸色古怪道:“据奴婢打听到的消息来看,那贾妇甚至对贾君言道:孩儿长得略有相像便可以了,你一个赘婿还想要什么尊严,人有时候糊涂点好,不要太明白太清楚,你要坦然面对,不是便不是,就当作是一场梦罢。若你是真心相待,自会将孩子视如己出。”

闻言,聂嗣张了张嘴,眨眨眼。

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

因为,赘婿的地位确实太低。

如此,聂嗣倒是能明白贾璠为何当众嚎啕大哭了。换成任何一个有脊梁骨的男人,恐怕都不想回去面对贾妇吧。

更何况,贾璠之前也是阔过的。

如此一来,流言蜚语与出身贵庭的清高相冲突。

合该崩溃啊。

“那贾氏主君便这般任由自家嫡女胡作非为,败坏门庭清誉?”聂嗣不可思议的问。

名声,对于一个家族来说非常重要。

奢奴微微一笑,面露不屑。

“少君有所不知,那贾氏跟脚乃是商贾出身,虽历三代,于民间赚取些许名望,可说到底还是贱籍,其所作所为,自是难掩其拙劣本色。”

“原来如此。”聂嗣若有所思。

奢奴道:“贾氏招赘那位贾君,只怕也是看中了贾君先前出身贵庭的关系。”

聂嗣看了一眼奢奴,并未说话。

须臾后,他方才言道:“倒是有意思。”

话语中,带着莫名的意味。

这倒是将奢奴吓了一跳,他以为自家少君这个‘有意思’是想要替那位贾璠出头,于是连忙劝道:“少君,这里不是华阳郡,切莫乱来。”

“何意?”聂嗣疑惑的看着奢奴,他只是有感而发而已,并没有想做什么啊。

奢奴道:“少君,南乡郡归属荆州,主家鞭长莫及啊。若是少君想为那位贾君做些什么,怕是有些困难。”

闻言,聂嗣明白奢奴应该是误会他的意思了。

“你不必乱想,我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他与那位贾君非亲非故,又无旧交,怎么可能会去替其出头呢。他真的只是好奇而已。

奢奴松了口气,颔首道:“那就好,少君,奴婢先下去准备晚膳。”

“去吧。”

“唯。”

此时天色渐暗,奴婢进来添了几盏灯火。

案几上平坦着一卷竹简,上面所书乃是《文经》,其内容多是圣贤言论。可惜的是,所谓的‘圣贤’,聂嗣一个也没有听过。

这卷《文经》乃是拓本,是由他‘自己’抄写了族中的孤本,带出来学习的。

《文经》只是个概念,传闻其包含万象,涉及万千。由于竹简限制,聂嗣手中这卷记载的不过是万千之一罢了,而且由于竹简的篇幅限制,这里面的每个字都是浓缩的,需要他慢慢去理解意思。

他对学习并不抵触,正如无法纠正奢奴每次去迎接他,都不敢撑伞避雨一样。

他在学着去适应。

烛影蔓延在泛黄的竹简上,纤细的手指轻轻略过竹简上的字体,聂嗣口中缓缓呢喃记忆。

他不认为自己是天才,他的学习方法只有一条;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这是个笨办法,可却是实用的。

青丝飘在脸侧,少年口中晦涩拗口的词句断断续续,来来回回读了数遍方才通顺。

一边读着,聂嗣随手拿起笔在竹简上做着‘逗号’‘句号’的符号标注。

没有标点符号的文章,看起来像是杂乱无章的一串字符,读起来让人头昏脑胀,更别提这些文字还都是浓缩的。许多的意思,都要靠着他自己去理解领悟。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再度传来了奢奴的声音。

“少君,该用膳了。”

闻言,聂嗣放下笔,卷起竹简,放在一旁,旋即起身活动活动手脚。

奢奴招呼奴婢们呈上膳食。

食物种类并不多,大抵是这几样。

主食自然是去壳粟米,用釜蒸煮而来。其颜色淡黄,呈放在陶碗中。

菜品分成两类,肉食和蔬菜。

肉食分成禽类,畜类,鱼类三种。做法很多,常见的有四种。炙、脯、脍、羹。

炙;炮肉也,从肉,在火上。比如他面前的一盘牛杂碎烤了很久,辅以佐料,算是一盘菜。

脯是干肉,一般都是远行在路上吃的。

脍;把生肉细切食用。这道菜聂嗣常见,因为奢奴经常让庖厨给他做。

羹就是熬肉汤,这次烹熟的就是一道鸡羹。

蔬菜的吃法只有两种,一种是生吃,一种是熬菜羹。

待菜品摆放完毕后,奢奴小心翼翼道:“少君,主家女君吩咐了,让您禁食酒水。”

聂嗣平静的点头,他对米酒没什么兴趣,喝一点没问题,不喝也不会嘴馋。

重新跪坐下,他言道:“你也下去吃些吧,我这边暂时没什么吩咐。”

奢奴摇了摇头,“奴婢不敢。”

好吧,他就不该多嘴一问浪费口水。

这些食物在他看来自然算不上是‘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不过能吃到这些已经很幸福了。在丹水城中,平民百姓能吃上肉羹便是一件美事。

熟练的将鸡羹淋浇在粟米上,拿起不知名的生蔬菜,包裹着生牛肉薄片,撒了些盐,吞进嘴里咀嚼。

味道么,很难去形容。

聂嗣‘嘎吱嘎吱’的吃着,奢奴跪在一旁弓着腰,低头伺候。

外面的雨,阶段性的开始变大,雨滴哗啦啦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艰难的穿过墙壁传入聂嗣耳中。

一月有余的连绵大雨,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氛围,因此没怎么理会,只是低头吃着食物。

银白色亮光一闪而逝,紧跟着‘轰隆隆’的雷音响彻天际。

咔嚓!

轰雷惊了一下聂嗣,他刚刚夹起来的鸡肉掉了回去,溅起的汤羹落在他雪白的袖子上。

其好看的眉头不由得微蹙,看了看袖子上的斑点,他脸色有些郁闷。

最讨厌这种斑点脏了,还偏偏落在了袖子上,感觉自己嗓子里面好像卡了一颗石子一样。

难受!

小小的插曲,让他失去了享受食物的兴趣,草草的用完,便让奢奴收拾离去。

端着青铜灯盏,走到窗边,轻轻拉开一条细缝。透过缝隙,外面的风急促的窜进来,扑在他脖颈之间。

天空黑沉,雷云中偶尔闪过一丝雷光照亮厚重的云层。雨风狂躁的拍在地上,声音急促而充满节奏性。

这场连绵了一月有余的大雨,让聂嗣有些头疼。他想出去好好走走看看,变得有些遥不可及。

须臾之后,他感到风雨带来的凉意。

“聂嗣,聂伯继。”

喃喃低念一声,他目光看着黑夜露出思索。

正房的灯火一直到子时才熄灭,守在外面的奢奴见灯火灭了,这才转身离去。

躺在床榻上,掩盖着丝绵被,聂嗣睁着眼睛望着黑漆漆的屋顶。

尽管一直暗示自己要改变生活作息,可是习惯又岂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子时,放在以前,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啊。

鼻尖萦绕的是丝绵被上不知名的熏香气味,聂嗣闭上干涩的眼睛,默默告诉自己该睡觉了,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作息。

次日卯时初至,正房的灯火亮了起来。

聂嗣捂嘴打着哈欠,在奴婢的服侍下穿好衣裳,净了面,洗了手。而后他坐在铜镜前,奢奴给他整理头发。

由于未行冠礼的缘故,他还不能束冠,只能将头发扎成‘马尾’,或者是披在身后,头发后半截用丝带束起来。

据聂嗣所知,在这里,冠礼貌似过了十五岁就可以举行了。当然,有一些人也会拖到二十岁。

他的头发养了十七年,着实很长,虽不及腰,但也是‘如瀑’长发。

最让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每天给他整理头发的是个男人,而且他还非常的熟练!

“奢奴,你辛苦了。”

透过铜镜,聂嗣看见奢奴熟练的盘着头发,感慨道,“衣食住行,让你劳心了。”

奢奴连忙摇头道:“少君,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唔......奢奴,有件事我想知道。”

“少君请说。”

“为何府中从不见女婢,竟让你来为我修发?”

这个问题聂嗣想问很久了,一直憋着呢。

奢奴微微一楞,旋即低声解释道:“少君,女婢的事情,乃是女君吩咐的。女君说您好饮酒,为身子念,应当离女......女婢远些。”

聂嗣眼角不经意的抽搐,好在铜镜模糊,奢奴也看不清他脸上表情。

“吾知道了。”

奢奴接着道:“少君,以往在栎阳的时候,城中各家细君皆知少君之美,为此女君可着实头疼了许久。”

“这种事情便不用提了。”

聂嗣阖目,不想去纠结他能‘比美新妇’的容貌。

三月初四,丹水依旧在下雨,或者说荆州以北大部分郡县都笼罩在雨幕中。

丹水书院那边属于开放性讲学,范瓘讲一日课,一般会休息五六日。

考虑到拥有一副健康身体的重要性,聂嗣给自己制定了锻炼小目标。

俯卧撑、扎马步、慢跑。

慢跑暂时是无法实现了,他居住的院子面积不大,而且天在下雨,所以只能暂时将马步和俯卧撑提上日程。

俯卧撑不求能练成麒麟臂,但求胳膊能结实点。至于扎马步是最重要的,下盘不稳,将来骑马都困难。

一副好腰,至关重要。

锻炼完毕之后,他便捧着竹简,立在廊下,一边读书,一边欣赏早已看倦的雨景。

便在这时,奢奴忽然急匆匆的来到他身侧。

“少君,公羊君来了。”

公羊君?

聂嗣放下竹简,看了一眼奢奴。

“他来做什么?”

“奴婢不知。”

“请他去听房,我马上就去。”

“唯。”

奢奴退了下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