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二章:举措

听书 - 红楼长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而且现在李桂认为时机也快到了,毕竟荣国府都动荡现在可以说已经见底了!

……

李桂来到瑞萱堂时,瑞萱堂却一是空无一人,只是隐隐听到哭声从内宅传来李桂只好往内宅而去……

沿途仆役见到李桂,纷纷上前行礼,而且态度相比以前越发恭敬,这其中的道理浅显的很,很明显荣国府被夺了爵位,是败落了,但李桂却是青云直上,有成大树之姿……

……

而到了二门,王婆子看到李桂时,本来耷拉的脸一下子来了精神,而且她也是个伶俐的人物,很了解此时李桂来此都目的,凑到李桂跟前,行了个礼,说道:“李老爷,二老爷随赵姨娘去了。”

贾政和赵姨娘的感情很特殊,有着青梅竹马的味道,毕竟赵姨娘自小就侍候着贾政。不过这次去赵姨娘那里,却是更衣,也就是换去官。李桂和晴雯到了赵姨娘的两间小屋时,贾政小恒换了一身便服从赵姨娘的小院里出来——他还要去贾母那里商议贾赦后续的事情。

李桂正好和他迎头撞上,“伯父。”李桂远远的叫了声。

而此时贾政的心情依然很糟,毕竟在这个时代失去爵位也就失去了高高在上的资格!而看到李桂,贾政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李桂原来都建议……

不听的结果是不仅失去了爵位,而且失去了人,更让家门蒙尘。

因此听到李桂的喊声,“唉!”贾政只是重重的叹了声,声音里仿佛蕴藏着无尽的晦气。不过李桂能这么早赶来,这又让他心中甚慰。

而见此李桂安慰道:“多事之秋,还望伯父珍重,不过四季有轮回,人是有兴衰,伯父也不必过于介怀。”

经过诸次事件,贾政现在对李桂的话是极为相信的,听他的话音,荣国府或者说贾府还有希望重兴,心里的愁绪顿时减轻了不少,而他又知道李桂今日宴请同年,因此说道:“但愿如贤侄所言,事已至此……哎,你先回去待客吧,回头我再与你商议。”

“嗯……好。”

……

第二天上午,李桂才刚刚起来,探春和侍书就上门了,简单的一行礼之后,探春便说道:“今天琏二哥和伯父要去南安州,我父亲和二哥都去给他送行,你看……”

贾琏也去南安州,实际上是封建刑法和儒家伦理交汇的结果,封建的流刑一般都要求家属陪伴,这样路上使银子方便,另外一个家属跟去也有利于罪犯安心服刑,至于贾琏去则是儒家伦理中孝道的缘故,这也让贾琏不得不去,不去即为不孝,于此世无立足之地矣。

而对于李桂来讲,去看看也没什么,因此回道:“我一会随伯父一起过去。”

探春闻言本来寂落的脸颊上露出了些许笑意,但转瞬即逝,螓首一抬,有些拘谨的再次说道:“老祖宗病了……”

这话的意思浅显易懂,“靠的近果然事多!哦,可能她就是这个不好意思的吧!”心中思忖着,不知怎的突然想起荣国府现在已经穷迫的府里连根像样的人参都没有了!于是说道:“我回来就去探望……这个,送她颗老参怎样?”

“嗯,好!我先回去了,你快些,马上就要走了。”说着探春绽颜笑了——府里的情况她自然清楚,现在配药只能用些根须了!

“林黛玉会死吗?”

探春离开之后,李桂却若有所思,因为他知道下面的剧情乃是贾母因家事连番打击,在加上年事已高,病重,贾政为了冲喜,让贾宝玉与薛宝钗完婚,林黛玉在贾宝玉大婚之夜死去。

但现在情况已经与所改变,首先迎春还没有完婚;其次荣国府并没有像《红楼梦》里那样被抄家,只是逮捕了贾赦,林黛玉并没有受到惊吓。

到现在李桂还没有听到林黛玉生病的消息,当然也有可能是还没生病!不过李桂还是感觉这事含有很多不确定性。

当然李桂也只是随意想了想……

诚然由于前世的影响,他对林黛玉抱有很大的同情之心,但很清楚他对这事更是无能为力——即使他告诉了林黛玉,贾宝玉会与薛宝钗结婚那又怎样,在这个时代李桂觉得林黛玉毫无办法,大概会去的更早。

这是因为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贾宝玉的宁死不从,而贾宝玉显然是屈服了的,在《红楼梦》里他与薛宝钗结了婚,而且是在他事先知道了的情况下——他曾在梦中怒言,什么金玉良缘,我只当木石孽缘。

由此可见他是事先知道要与薛宝钗结婚的,只是反抗是在梦中!

……

随后李桂先是给贾赦送了行,回去了路上,却又想起往昔贾母对他的打赏,让他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于是在回春堂两株上好的长白山百年老参。

而贾母也确实病重,李桂去看时已发烧烧的昏沉,可能是因为医嘱,身前也只有鸳鸯和琉璃两人侍候。于是李桂把人参递给了鸳鸯。

而从贾母的两间小屋离开时,经过鹦鹉架,却迎头碰到了探春和侍书,随即探春就问道:“去过了?怎样?”

“正睡着,你也别去打扰了。”李桂简单的回了句。

探春点了点头,随即又说道:“我爹爹找你。”

……

随后李桂跟随探春、侍书一起往王夫人的大屋而去,贾政早已在书房里等候,行礼毕,银钏上茶后,贾政叹了口气,说道:“不瞒贤侄,我心已乱,不知贤侄下一步该如何?”

贾政之所以这么问,乃是因为他本来就没有什么管家的能力,面对现在这种局面,,他本能的感觉应该做些事情,可他又不知从何处抓起。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李桂昨天的话让他有了些希望。

荣国府现在该如何,或者说该如何破而后立,最近以来李桂心里已经有个大致的谱了,因此闻言李桂微微一沉思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回伯父,小侄认为现在伯父首先应当重铸门庭,该荣国府为贾府,消除府里有僭越之处,以免被小人落井下石。”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