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机会送上门

听书 - 汉道天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李式从一个中年妇人身上滚了下来,摊开四肢,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妇人却一轱辘爬了起来,甚至来不及放下被掀起的衣摆,去案上的盆中取了一大块连皮带汁的肉块,抱在怀里,匆匆出帐去了。

一个亲卫闯了进来,轻声呼唤。

“少主,少主。”

“别叫了。”李式没好气的喝道:“今天到此为止,老子困了。”

“少主,游骑打探到紧急军情,在帐外等候。”

“军情?”李式愣了一会,慢慢坐了起来。还没说话,先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

亲卫出帐,将游骑叫了进来。

游骑是一个年约四旬的羌人,脸上有一道刀疤,看起来很是凶恶。他打量李式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却又很快掩饰好,随即看着案上装满肉的大盆咽了一口口水。

“什么消息?”李式无精打采的问道。

“小皇帝的斥候正在勘察地势,南北军可能会离开坡地,到平地上立营。”羌人游骑送上一支绑着木简的箭。“还有这支箭,上面写着字,说是特地送给少将军的。”

李式狐疑地看看游骑,接过箭,解开绳索,取下木简。

游骑满怀希望地看着李式。

今天运气不错,如果这支木简上的消息重要,他有可能得到酒肉赏赐,吃饱喝足,然后睡一大觉。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找一个关东妇人陪睡。

李式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突然跳了起来。

“哈哈,这简直……这简直是……”

他来回转了两圈,一眼看着口水都快砸肿了脚面的游骑,大笑两声,端起案上的肉盆,全部塞到游骑怀中,又拿起精美的酒壶,一并塞给游骑。

“全赏你了,敞开吃,敞开喝,不醉不归。”

游骑大喜,眉开眼笑地出去了。

李式在营中来回转了两圈,又命人去请胡封。他看着手中的木简,看一次笑一次,喜不自胜。

胡封匆匆赶来的时候,李式精神亢奋,正在帐中持刀起舞,哼唱着欢快的歌谣。案上摆着新准备的酒肉,刚烤好的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帐内弥漫着美酒的淳香。

“阿式,这是……”

“你看看,你看看。”李式将木简递了过来,继续在帐中盘旋轻舞。

胡封走到灯旁,就着灯光看了一遍,也有点懵了。

木简是卫尉士孙瑞所书,内容很简单。

“逆臣李傕父子,无君臣之礼,冒犯乘舆,当诛。限期三日,束手就缚,自免请罪,否则头悬于北阙,手足系于轼,悔之晚矣。”

胡封虽然读书少,却也知道这几句话的份量。

且不说免了李傕的大司马会不会刺激李傕,就这“头悬于北阙,手足系于轼”十个字,就够李式生气了。

阙与傕同,轼与式同,这是当面辱骂。

让人疑惑的限期三日,若李式不降,三日后又能如何?

“小皇帝要移营,士孙瑞要与我野战。”李式笑嘻嘻地说道。

胡封目瞪口呆。“这……这怎么可能?”

“嘿嘿,若是你我,自然不可能做出这等蠢事。可是那小皇帝懂什么,士孙瑞自以为知兵,其实不过是一书生罢了。他们以为杨定的义子趁我不备,杀了我几名游骑,就小瞧了我飞熊军。嘿嘿,这次我不仅要雪耻,更要趁势击破士孙瑞的阵地,生俘了小皇帝,献给大司马。”

看着兴奋莫名的李式,胡封只有一个感觉。

他们都疯了,小皇帝疯了,士孙瑞也疯了,李式也疯了。

——

第二天一早,兴奋得一夜没睡好的李式就带着亲卫,赶到塬下,亲自察看地形。

胡封不放心,也跟着来了。

当他们看到南北军的战旗的确在移动,一队队的将士离开了山坡上的阵地,来到平地列阵,李式放声大笑,胡封却哑口无言。

“阿封,这就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李式用力地拍了拍胡封的肩膀。“若不是那几个游骑大意,被杨定的义子杀了,他们如何敢生此妄心,挑战我飞熊军?”

胡封一言不发。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人都疯了。

李式却意气风发。

他的思绪已经飘离了身体,离开了眼前渐渐成形的阵地。

这些人不堪一击,毋须在意。

他担心的是郭汜会不会来争夺,担心的是杨奉、杨定会不会来救驾。

“阿封,你能为我挡住杨奉、杨定吗?”

胡封有些为难。

他只有两千多人,又刚刚在杨定大营吃了亏,这时候要面对杨奉、杨定的进攻,为李式掩护侧翼,的确有些勉为其难。

他很想劝李式报告李傕,请李傕派人来增援。

但他很清楚,李式不会答应。

他也想劝李式向郭汜求援,请郭汜分兵掩护。

但他同样清楚,这更不靠谱。

郭汜会不会尽力且不说,置身于郭汜的包围之中,想想就不安全。

“阿封,也不用你阻击太久,最多半天时间,我就能击破士孙瑞的阵地,擒小皇帝而归。”李式竖起三根手指。“三阵!三阵不成,我就退军,如何?”

胡封想了想,觉得可以接受。

以飞熊军的战力,三阵之内突破南北军的阵地的确不是难事。如果三阵之内还不能成功,也只有撤退一条路了。

而且三阵用时很短,最多半天时间,杨定、杨奉应该来不及反应。

“那就一言为定?”

“君子一言,驷马……”李式再次张大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啊,难追。”

胡封看着李式一副直不起腰来的模样,心生鄙视。

这什么坏毛病,那么多年轻貌美的关东女人不喜欢,偏偏喜欢中年女人,而且贪得无厌,生生把自己搞得皮包骨头,像个病鬼似的。

“行,我全以力赴,一天以内,保证不让杨奉、杨定有一兵一卒越过我的阵地,威胁你的侧翼。”

“我就知道你会帮我。”李式嘿嘿地笑着,用力搂了搂胡封的肩膀。

胡封强笑着,不动声色的挣脱了李式,拨马而去。

李式兴奋之际,也不在意胡封的态度,转身叫来一个属吏,让他去郭汜营中传话。

他要移营到此,与郭汜靠得极近,不打招呼容易引起误会。

更重要的是,他要向郭汜表明,这个机会是他先发现的,郭汜不能抢。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