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全新的时代

听书 - 大明征服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天色阴沉,小雨淅淅沥沥,大明帝国心脏,北京皇城乾清宫内气氛阴霾到了极点。

弘治十八年五月初七,饱受病痛折磨的弘治皇帝脸色苍白如纸,瘦削的脸庞微偏着看向跪满整个寝宫的皇子和大臣。

龙榻边,张皇后垂泪抽噎,她知道,身为帝王却待她始终如一,终生只有她一位皇后的天子已然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或许今日便是大行之期。

“厚照……”

“父皇。”跪在最前面的太子朱厚照听到父皇微弱的呼唤,连忙膝行几步到了榻边,一把抓住那只已然皮包骨头的手。

弘治皇帝一声沉叹虚声道:“父皇不行了,大明的天下便交到你的手上,只是你天性顽劣,继位之后当任用贤臣……以后要多听从几位老臣的谏言,以人为镜,方能明得失啊。”

朱厚照闻言顿时大哭道:“父皇,孩儿年幼,如何能担此重任,父皇只需安心养病,用不了些许时日便能康泰如初。”

弘治皇帝苦笑,长子朱厚照生性跳脱,喜好女色,厌文喜武……

总之朱厚照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太子,以后也肯定不会是一位合格的皇帝……

但是弘治皇帝没得选择,这并不是说他只有朱厚照一个儿子,他有两个儿子,长子朱厚照,次子永王朱厚炜,只是朱厚炜比其兄长更不靠谱……

朱厚炜喜好匠作,自从七岁时起便在宫外鼓捣了一家作坊,网罗铁匠、铜匠数十,每日里尽打造些乱七八糟的稀奇物件……

“希贤、宾之、于乔。”

刘健、李东阳和谢迁三位内阁大臣连忙应道:“臣在。”

三人声音都带着哭腔,皇帝以前称呼他们都是卿家,如今却唤三人字号,显然是因为病入膏肓,想要交待后事了。

弘治皇帝道:“诸位皆是大明股肱之臣,朕殡天之后,新皇继位,诸位当尽心辅之。”

“臣等谨遵陛下圣命。”刘健三臣也知道皇帝大行在即,顿时伏地大哭。

片刻后,弘治皇帝带着对这个世界无尽的留恋还有对帝国未来的担忧缓缓闭上了双眼……

大明帝国第九位皇帝,弘治皇帝朱佑樘殡天!庙号孝宗,谥号‘建天明道诚纯中正圣文神武至仁大德敬皇帝’。

弘治帝为人宽厚仁慈,躬行节俭,不近声色,勤于政事,重视司法,大开言路,驱逐奸佞,勤于政事,励精图治,史称‘弘治中兴’。

孝宗皇帝大行,太子朱厚照即皇帝位,改元‘正德’。

十月,正德帝与其弟永王朱厚炜扶棺百里,葬孝宗于泰陵。

一个全新的时代开启!

乾清宫大殿,歪坐龙椅上的朱厚照看着殿中喋喋不休跟苍蝇似的大臣们一肚子的愤懑和无奈。

孝宗皇帝在位的时候,他身为太子虽然也会被教导治国为君之道的大臣们给弄的焦头烂额,可那时候他能躲,躲不掉还能装病……

可现在不行,他是大明的皇帝,是这个天下的主宰,他的一言一行稍微有点出格,闲的没事干的大臣就会上奏,就会哭诉,仿佛他朱厚照只要不听谏言,大明帝国下一刻就要分崩离析,那等真情流露,简直比死了爹娘还要情真意切。

不能出宫,万一遇到歹人,陛下您无后,帝国怎么办?奏!

不能骑马,万一摔着了,陛下您无后,帝国怎么办?奏!

不能吃没有验过的东西,万一有毒,您无后,帝国怎么办?奏!

不能划船,不能嘻乐,不能……

总之朱厚照就觉得自己是被困在紫禁城里的囚徒,是穿上龙袍,坐在正殿上的吉祥物!

为什么是吉祥物呢?因为陛下您年纪小,治国经验不足,那么大臣们就辛苦一点,替您把关了……

正处于叛逆期的朱厚照忍无可忍,身为叛逆少年,自然是越不让他干的事他就越要干,于是,身为吉祥物的朱厚照此时心里面一直在盘算如何才能逃出皇宫,从此天高海阔任他飞!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让朱厚照头大。

“陛下,您已即位,按制,永王当离京就藩,此事礼部已然议定……”

按明制,皇子十八岁之后需要离京前往封地,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后世万历皇帝的儿子福王朱常洵就因为其母郑贵妃得宠,一直在京城居住到了快三十岁才就藩,也因此引出大明历史上轰轰烈烈的国本之争。

永王朱厚炜今年才十三岁,按理来说再过几年就藩也不迟,可其兄毕竟已经是皇帝,让其驻留京城,没准就会给心存投机钻营之辈心生野望,从而造成朝局不稳。

以刘健为首的内阁深受孝宗皇帝托孤之重,自然不愿意看到大明君位出现丝毫变故,所以在孝宗皇帝归葬之后,就三番五次请旨让永王就藩。

“准!”受够了的朱厚照最终吐出了一个准字。

刘健等重臣直接震惊了……

实际上内阁压根就没想过能这么快让永王离京,要知道孝宗皇帝可是天下第一情种,身为帝王却只有张皇后一个女人,简直是开了历史之先河。

而张皇后为孝宗诞下两子一女,长子朱厚照也就是如今的正德皇帝,次子朱厚炜在一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险些没能救过来,也是自那以后,孝宗与张皇后对永王可是极为溺爱。

不过朱厚照与朱厚炜两个兄弟天性却截然相反,做哥哥的没个正行,喜怒全都写在脸上,弟弟朱厚炜则是沉闷无比,小小年纪深沉的仿佛不是少年。

除此之外,朱厚照喜欢溜鹰走马,朱厚炜却喜欢……打铁……

总之兄弟两个就没一个看上去像是人主的。

刘健等阁臣是给朱厚照提醒,意思是您都登基了,永王继续留在京城不合适,可他们也知道有张太后杵在那,想让朱厚炜五年内离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谁能想到皇帝竟然答应了……

几名老臣不知道的是这其实是太后的意思,或者说是默许。

为了防止外戚干政,大明中期以后皇室的传统就是为太子从小门小户中选太子妃,等到太子即位,出身寒门的太子妃成为皇后也不会因为母族势力对皇权产生冲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