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叫张蛮子?

听书 - 大明莽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昊儿,昊儿,醒醒!”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带着鲜血的铠甲,正在焦急地喊着怀里的少年,少年也是一身铠甲,铠甲上面血迹斑斑。

“国公爷,鞑靼退了,全部退下去了!”一个校尉冲进军帐,单膝跪地拱手喊道。

“好,命令将士们,休整,救治伤员,把伤员送回城内!”中年男子开口说道,他是大明朝英国公张溶,掌管京师护卫。

“是!”校尉转身就出去了。

“昊儿,昊儿,可不要吓为父啊,昊儿!”张溶抱着少年,眼泪都出来了,身边还围着很多将士,都是他的部下。

“嗯~!”此刻,少年嗯了一声,感觉头疼欲裂,不由的抱着头,蜷缩了起来。

“昊儿...昊儿你怎么了?”张溶着急地喊着。

“嘉靖二十九年?怎么可能?我他玛德喝个庆功酒,居然喝到明朝?还叫张昊?穿越?打仗?卧槽!一定是还没有醒酒,在做梦!”张昊脑海里面的那些画面,让他再次晕厥了过去。

“昊儿,怎么了?醒醒!”张溶看到张昊又晕了过去,更加着急了。

“国公爷,还是赶紧送回城内,让大夫看看吧!”一个将军对着张溶说道。

“快,快准备马车,送昊儿进城,来人啊!”张溶说着就大喊了起来。

“老爷!”张溶的亲兵进来。

“立刻回府,禀报夫人,让夫人派人去皇宫,禀报皇上,就说我儿张元德重伤,请求皇上派出御医!”张溶继续吩咐道。

张昊大名张元德,字昊,英国公次子。

“国公爷,今天还好少将军在,否则,我等就麻烦了,少将军真是勇猛啊,单枪匹马杀进重围,救出我等,哎,可惜被砸中了脑袋!”一个将军站在那里叹气的说道。

张昊脑袋上的头盔,都被砸了一个大窟窿,不过,头上却没有任何伤口,连肿都没有。

“我要参兵部尚书,为何迟迟不见救援,大军就在城墙上面,居然压着不出兵!”张溶此刻火大的喊道。

这次鞑靼调集10余万大军,进攻北京,张溶作为掌管京师护卫,自当御敌,可手上只有五万大军,可是就这五万大军,都被兵部尚书扣押了大部分,不让士兵出城作战。

张溶的一些亲卫,抬着张昊出去,外面已经准备好了马车。

“国公爷,我们也要回城才是,现在我们的士兵不多了,而鞑靼那边还有大量的军队,晚上在城外扎营,恐怕不妥!”一个将军拱手说道。

“回城!晚上必须回城!”张溶黑着脸开口说道,心里窝着一把火。

今天如果没有这个儿子,自己估计都要战死沙场,可是现在,自己儿子也是生死未知。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昊悠悠的睁开了眼,一看居然是影视剧里面的老式床。

“嗯,还没有睡醒,还在做梦!”张昊心里想到,于是继续睡觉,可是不对劲啊,自己好像是醒着的啊,瞬间睁开眼,仔细的看着床顶的蚊帐。

“卧槽!”张昊瞬间坐了起来,打量着蚊帐外面的陈设,这...这...这不是自己的卧室啊,接着张昊脑子里面不由的出现往日的一幕幕,有现代的,也有自己在大明朝的。

“我...我....我,真尼玛穿越了,怎么可能?”张昊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脑袋,欲哭无泪。

“少爷,你醒来了,夫人,夫人,少爷醒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昊才发现,床沿还有一个丫鬟趴在那里打着盹,此刻看到了张昊醒来,马上就跑出去了。

没一会儿,张溶和夫人刘氏就进来了。

“昊儿,昊儿,可吓死为娘了!”夫人掀开了蚊帐,一把就抱住了张昊哭着说道。

“呃,娘,孩儿没事!”张昊下意识的说道,心里也很诧异,自己还没有接受穿越了呢。

“好,没事就好,好好修养,明日随爹巡视城防!”张溶此刻也很激动,毕竟张昊醒来了,自己心里也放心了很多,但是张溶也没有表现出来,做爹要有做爹的威严。

“是,爹!”张昊再次回答说道,接着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打架很厉害。

确切的说,在战场杀敌很厉害,虽然今年才十七岁,但是手上已经杀敌不低于50人了,就是好像脑子不怎么灵光,被人喊蛮子,所谓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就是说自己这种的。

“还去?我大明朝就无人可用了吗?城内那些人,天天歌舞升平,就你们父子俩守着城防?”刘氏很激动的埋怨道。

今天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差点没把她吓死!

张溶没说话,默不作声的出去了。

他是京师守将,还是大明朝英国公,大明朝历代英国公都是掌管京师守卫,为大明朝鞠躬尽瘁,先祖张辅更是随着英宗北征瓦剌,结果土木堡之变,战死沙场!

张溶到了堂屋这边,坐下,想着今日这一幕,心里不由的一阵暖意,甚至有一丝骄傲,自己儿子张昊,一直被人称之为傻子,但是碍于自己是英国公,没人敢这么喊,就喊他为蛮子,可是就是自己这个傻儿子,今日,在战场上,单枪匹马杀进重围,救出了自己这些人,自己儿子是傻,但是可以冠之以勇!

很快,夫人刘氏也出来了,看到了张溶坐在那里,于是很生气的坐在旁边。

“不早了,休息吧!我要去军营!”张溶说着就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你!”刘氏很悲愤的站了起来,看着张溶,想要和他大吵一架。

可是,看到了丈夫疲惫的身躯,加上自己也知道,张昊今日是怎么受伤的,心里又急又气又担心,话到嘴边,却又咽进了肚里。

“你自己注意点!别就知道领着将士作战,大明朝有这么多将军,不差你一个!”夫人站在那里,看着张溶的背影说道。

张溶点了点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刘氏看到他走了,就坐在那里抽泣着。

而此刻,坐在房间里面的张昊,还在整理自己的思绪。

“二公子,可是饿了,要不奴婢给你准备点吃的?”这个时候,丫鬟过来,对着张昊说道,

他是张昊的贴身丫鬟,叫瑾儿,在张昊身边差不多十年了,比张昊大两岁。

“去准备吧!”张昊点了点头说道。

瑾儿有点诧异,寻常自己这么问,张昊都是傻笑的点头。

不过,瑾儿也没有多想,转身就出去准备了。

“嘉靖二十九年,八月十四,不就是庚戌之变,鞑靼杀入到了京师城下,而整个大明朝,居然没人敢去应战,让鞑靼在北平城外烧杀掠夺了十多天,还逼着大明朝开通大同、宣府两处马市,这是土木堡之变后,大明朝近百年最大的耻辱。”张昊坐在那里,想着这些事情。

“不对啊,我是蛮子?麻痹的,我可是刚刚被评上副教授啊,大学副教授,怎么到了大明朝,成了蛮子了,不对,好像是傻子,卧槽,这还怎么活?”接着张昊才想起来,自己这具身体,好像是一个傻子,当然,也不是很傻,就是天然呆。

“哎呦,我的老天爷,玩我呢?穿越到了国公之子身上,我很乐意啊,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啊,怎么穿越到一个傻子身上?”张昊很郁闷,有点哭笑不得。

关键是,自己还要想怎么才能不露出破绽来,万一被人知道了自己是穿越者,尤其是被嘉靖皇帝,这个神经质皇帝知道了,会不会把自己抓过去做切片?

“这年头没切片吧?不过这个嘉靖,不好搞,智近乎于妖的皇帝,三十年不上朝,就知道修道,但是还是牢牢控制着大明朝。多少忠臣奸臣都死在他手上,杀人全看心情。不过话说回来了,傻子命长,他再怎么多疑,也不会怀疑到一个傻子身上吧?可是装傻很累啊!”张昊坐在那里继续想着。

自己是国公之子,想要逃离这个朝堂,那是不可能的。

“装,不会装也要装,保命要紧,嘉靖还要当十多年皇帝,可不能惹他,再说了,整个嘉靖年间,也是奇葩,有名的大臣不知道多少,都是玩权谋的高手,在他们面前摆聪明,玩不过,反而装傻可能才是明智之举!”张昊继续想着,决定接受这个傻子的身份,活命要紧。

第二天一大早,张昊吃完早饭,就让瑾儿给自己穿上铠甲。

今日,他要跟着父亲张溶去巡视城防,昨天晚上张溶交待的,自己不去不行。

“昊儿,你这!”这个时候,刘氏过来了,看到张昊穿上了铠甲,心里那个着急啊,想要拦着,可是自己丈夫还在前线,儿子打仗勇猛,能够护着丈夫的安全,可是,又担心张昊出意外。

“娘,孩儿随爹去巡防,你放心就是!”张昊站在那里,任由瑾儿给自己系铠甲。

“诶,好,我儿懂事,知道护着父亲的安全,但是你自己也要小心才是,瑾儿,我来吧!”刘氏说着红了眼,亲自给张昊穿上铠甲,心里难受啊!

“娘,无妨的,不用担心!”张昊看到了刘氏这样,马上安慰说道。

记忆里面,父亲母亲都对自己非常好,一直都是非常宠溺。

穿好了铠甲,张昊拿着自己两个铜锤就出去了。

张昊看着手上的两个铜锤,心里无比感慨啊,这两个铜锤,单个少说也有三十斤,这具身体拧起来跟玩似的。

而前世,自己抱着大西瓜走一段长路都感觉到累,这就是差距啊。

张昊骑在马上,带着几个府上的亲兵,就往军营赶去,刚刚走没多久,就看到一伙公子哥摇摇晃晃的往这边走来。

张昊认识他们,不过现在也不是打招呼的时候。

张昊骑着马,准备从他们旁边绕过去。

“哟,这不是张蛮子吗?怎么了,去打仗啊,你会吗?”这个时候,领头的一个少年叫丁云凯,是兵部尚书丁汝夔的小儿子,笑着嘲笑说道。

张昊可不想在这里耽搁时间,父亲要巡视城防,自己可是要快点去才行,于是不搭理他。

“诶,张蛮子,你好大的胆子啊,还敢无视我?”丁云凯说着就跑到了张昊面前,牵住了缰绳,其他的少年笑着围了过来。

“散开,爷没时间和你们闹!”张昊骑在马上,没好气的说道。

“耶,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你是一个将军呢!我大明朝居然招一个傻子入军营?”丁云凯笑着对周围的那些少年说道。

那些少年也都大笑了起来。

“诶!”张昊看到了他们,心里叹息了一声。

尼玛,外面打仗呢,他们居然还这样声色犬马,这帮人一看就是昨夜在青楼夜宿。

“哟,叹气啊?张蛮子,下马,爷带你们去青楼玩玩!带钱了没有?”丁云凯笑着对张昊喊道。

“滚!”张昊没心情和他们闹,看到他们就上火,之前可没少骗自己钱。

“哎呦,反了你了还,下来!”丁云凯听到张昊如此呵斥他,就要拉张昊下马。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